自媒体运营自学网-新自媒体营销免费视频教程学习平台

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社区团购成为互联网争夺消费赛道的主战场。 为了在本土生活赛道上占据领先地位,各大互联网巨头可谓疯狂“抛硬币”,美团、拼多多、滴滴纷纷入局。 另一方面,生鲜、叮咚、盒马生鲜日业务量猛增,生鲜电商如火如荼。 地方经济已成为中国消费市场的“甜品”。  

整个行业从战争中逐渐“失火”,这个行业的前景也多次受到质疑。 在早期的激烈竞争中,本土市场被巨头高价瓜分,但在商业模式和盈利渠道上,社区团购并没有给资本和市场一个满意的答案。  “亏损”已经成为各个业务部门的代名词。全体员工齐聚一堂,是时候重新审视“社区团购”了。 

一.烧钱求增长

巨头为何涌向社区团购赛道?疫情只是局部电路的催化剂。  2016年社区团购概念被提出,但前三年发展相对缓慢。 线下零售沉寂的2020年上半年,本地电商需求“爆发”,社区团购加速发展。中国市场对互联网流量的激烈竞争是社区团购战场形成的主要原因。互联网东风发展起来的各大互联网巨头,从未在某个战场上实现过集体正面交锋。 在电商赛道上,拼多多给阿里和京东带来惊喜。 在旅行轨迹上,滴滴和高德几乎一模一样。 在本地生活轨迹上,美团和饿了么势均力敌。 在这些赛道之外,不同领域的巨头很难与其他赛道上的公司抗衡。 社区团购打破了这一规律,成为中国互联网市场准入门槛较低的行业之一。 虽然入门门槛低,但并不代表赛道上的竞争小。 相反,在低门槛的背后,社区团购的竞争远比其他赛道激烈。  
 
阿里巴巴和拼多多依托电商优势,孵化出世汇集团和多多麦,在社区团购中名列前茅。 天猫超市的经验也可以很好地帮助阿里发展当地经济,强大的物联网也是世汇集团最强大的后盾。 多多买菜得益于拼多多固有的团购模式,社区团购的发展成为电商本土化的必然结果。虽然社区团购的快速增长背后是互联网巨头投入的真金白银。 但对他们来说,最不可或缺的是资金。 各大互联网巨头在游戏上投入巨资,也导致了社区团购的严重内卷。刷单、烧钱、内卷:巨头押错社区团购。
 
02.  百花齐放,谁是翻盘之王
 
疯狂烧钱,证明这条赛道是盈利的。
据凯度咨询测算,2021年国内社区团购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210亿元,千亿级市场中,哪家互联网公司不可动摇?此外,高需求和可预测的高利润也是社区团购具有吸引力的原因之一。 通过“预售+售后+自提”模式,社区团购简化了电商供应链,让以“生鲜、生活”为代表的本地团购等高频电商活动成为可能 要进行。 同时,缩短供应链可以解决“贵”、“难卖”的问题,实现商家、平台、消费者的共赢。但双赢只是社区团购美化后的故事。 在巨头蜂拥而至之前,以正常速度探索的小型社区团购公司正在探索整个运营模式。 这个速度被互联网巨头的进入打破了。 一些进入社区团购轨道的小公司成为受害者。消费者上当受骗,零售商玩得不开心。 后疫情时代,零售业本身也无法进步。 社区团购的价格让整个市场价格无法形成统一,也对一些线下小店造成了冲击。 

除了线下零售的崩溃,低价困境也让这些平价的本土店铺陷入困境,是否降价是错误的。
可以说,巨头们要铺设这条赛道,不仅要靠真金白银,还要靠无数“消费者”的辛勤付出。社区团购最常见的句型是“无上限”。 这意味着成本没有上限,是为了占领市场。 这也意味着人手没有上限。 这是上半年员工猝死的悲剧。 毕竟,在行业内卷的背后,是业务部门不断内卷。  
在这个快速增长的行业中,几乎所有的企业都只追求增长,而并不关心运营模式的正确性和稳定性。 后半段的社区团购,没有普惠,看到的是占领当地市场、乱定价的赛道乱象。在“打通供应链,造福百姓”的故事彻底改变之后,社区团购模式能否跑通仍然是一个伪命题。

03.刷卡背后,模式被颠覆

社区团购的答卷看起来“很漂亮”。不平衡的定价允许团购组长利用它。 团长的初期补贴和晋升奖励非常高。 很多团长可以通过刷单获得奖励,远远超过他们的实际消费收入。 兑现订单返利只是水分数据的冰山一角,即使是供应商向组长采购的现象,供需关系直接倒挂。供求关系挂,买价卖价倒挂,国家不得不取 多次整顿社区团购乱象,这种零售“奇观”的本质在于社区团购模式还没有完全“跑通”,互联网巨头对数据的渴求。 质疑声开始接踵而至 
 
一年时间,巨头未能实现 完美的闭环业务,并建立了合理的商业模式和可靠的运营。收框架。这种质疑在几天前生鲜电商上市后更加明显。生鲜电商和社区团购模式略有不同,但都面临 同样的需求。 生鲜电商采用预仓模式,运维成本高于社区团购,因此客单价略高于后者。 本质上是为了满足消费者在当地生活中的快捷需求。 生鲜电商代表“好”,社区团购代表“省”。在这种需求下,天天有鲜和叮咚购物都没能找到真正的盈利方式。 这也是社区团购模式受到质疑的原因。  

与此同时,团购和团购的争论也从未停止。 团购是指团长利用私域流量卖货,团购则是C。更多的销售来自平台。 从电子商务的发展态势来看,团购更符合互联网消费的趋势。 现在流行的商品直播是个人影响力驱动电子商务的典型案例。但是在群批模式下,就像直播电商对KOL的依赖很大一样,社区团购和销售流程也过于依赖群主。 业内大部分负责人都是兼职的,一个负责人可以在多个平台上组团,整体上没有“忠诚度”,销量也无法保证。 因此,无论是运营模式还是收益方式,社区团购都还处于探索阶段。看来,在疫情的催化下,巨头们烧钱的可能性更大。 但这种拿钱烧市场的习惯做法是时候停止了。

上一篇:电商营销高效取胜四步法

下一篇:没有了